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李念臣:抱著機槍,一路沖鋒

網站編輯:時間:2018-7-19 18:10:53作者:來源:大眾日報

字號:T1 T2 T3 T4

他帶領三班跑上一座高山頂,發現山的南、西、北全是懸崖峭壁。子彈很快打光了,他對11位戰友大聲喊道:“我們寧死不當俘虜!一路上殺了不少鬼子也夠本了,現在是我們為國盡忠的時候了!”他把槍扔下山去,第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原標題:李念臣:抱著機槍,一路沖鋒

李念臣的獎章

李念臣

萊蕪市萊城區茶業口鎮高白楊村位于巍峨陡峻的鳳凰山腳下,這里山高石頭多,祖祖輩輩守著山嶺薄地靠天吃飯。1922年6月15日,李念臣就出生在高白楊村。

國恨家仇投身革命

年幼時,因家庭貧困無學可上,李念臣就跟隨鄰居家的小姐姐去口鎮一帶討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7歲時李念臣就對父母說:“爹、娘,俺長大了,俺是男人,俺是老大,俺會和您扛起這個家。”討飯時,他總是把粗糙難咽的飯自己咽下,稍好點的帶回家給弟弟妹妹吃。

1938年春,日軍侵占萊蕪。從萊蕪城、口鎮、雪野,到嵬石村、榆林村這些偏遠的山溝溝,鬼子隔三差五就出來“掃蕩”,逼得各村成立了自衛團、青抗聯。

1939年10月20日,日偽軍第一次進白楊峪(高白楊村、劉白楊村、李白楊村、王白楊村的統稱,時屬萊蕪縣茶業區)“掃蕩”,把李念臣家僅有的五間草屋給點著了,他四爺爺急著去救火,被鬼子一刺刀捅死。躲在屋后樹林里的李念臣沖出去要和鬼子拼命,被父親硬生生拖了回去,他恨得把牙咬得咯咯響。

國恨家仇讓17歲的李念臣開始積極參加抗日活動,擔任起村自衛團的通信員。這不僅需要膽大靈活,機智多變,更要在一個人單獨活動的情況下克服重重困難,應付各種危險。

1940年春的一天,李念臣從高白楊村去茶業區聯防隊例行匯報。那時區聯防隊在上茶業村。當走到茶業口村與白楊峪的交叉路口時,李念臣被一個人攔住問路。李念臣打量此人,只見他身搭布袋、身材高大,看上去像是個做買賣的。

“小兄弟,我是賣鹽的,想去上茶業村,不知走哪條路?”李念臣立刻警覺起來,他想,來人肯定把自己當成了小孩,因為他不僅個子矮,還長了個娃娃臉。這人一上來就問上茶業村,那是區聯防隊的駐地,十有八九是個探子,那自己就裝小孩和他演下去。李念臣故作傻愣愣地問:“你去上茶業村賣鹽嗎?”那人“嗯”了一聲。李念臣接著說:“俺二姨家就在上茶業村,俺娘讓俺去二姨家借糧食,正好一路。俺這里可缺鹽了,到時你把鹽先賣給俺二姨家。”那人說:“好,好,遇到小兄弟是緣分呢,一定先賣給你的親戚。”

就這樣,一路上李念臣裝小賣傻,海闊天空地問這問那,那人毫不懷疑,變著法兒打探聯防隊的下落。李念臣說:“俺不知道啥是聯防隊,可見過好多扛槍拿大刀的,可威風了!”他把那人直接領到上茶業村老槐樹底下的區聯防隊,一進院門口他就大聲喊:“二姨,賣鹽的來了,快出來買鹽。”

聯防隊長李念林正和大伙兒在北屋里開會,聽見喊聲,從木窗縫里看到李念臣領著一個背口袋的人進了院子,知道有情況,他迅速拔槍低聲命令大伙兒快速將來人拿下。那人一看屋子里沖出一撥拿槍舉刀的人,心知不妙,轉身想跑,但已經來不及了。李念臣從背后抱住了他的腰,他用力一甩沒有甩動,才知道自己上了小孩子的當。經突審,那人交待,他是口鎮鬼子據點的,被派來探聽茶業區抗日聯防隊的消息,鬼子想在最近“掃蕩”時將聯防隊一同消滅。聯防隊長李念林把此事向上級作了匯報,并把那漢奸嚇唬一通后放了回去。根據截獲的情報,他們作了充分的應戰準備,在茶業峪溝口及河灘埋設地雷。這次鬼子的“掃蕩”沒撈到任何好處,扔下十幾具尸體狼狽回巢。

1940年10月,由于工作出色,李念臣被任命為高白楊村抗日游擊組組長。雖然他個子矮,但他苦練殺敵本領,著迷般地向爆炸大王李念林學習石雷爆破技術,多次帶領民兵利用地雷伏擊日偽軍。

復仇的子彈打紅了眼

1942年3月,李念臣被組織選拔進入淄川縣抗日大隊并任縣大隊三小隊七班班長。由于他腿腳靈活,雙臂有力,反應迅捷,成為三小隊唯一的機關槍手。

5月20日,縣大隊在博山白塔村北與日偽軍遭遇,為掩護大隊西撤,三小隊負責斷后。李念臣端著機關槍向敵人猛烈掃射,一個個日偽軍倒了下去。敵人集中火力向他射來,他左躥右跳,前傾后蹲,一有機會就向敵人射去,借著樹木的掩護,邊打邊退。等縣大隊安全撤進西山,三小隊迅速撤離。這次遭遇戰,李念臣把機關槍的威力首次發揮了出來,斃敵三十余人,有力地掩護了縣大隊轉移。淄川縣委對李念臣進行了嘉獎,《泰山時報》以《快速機槍手》為題報道了他的事跡。

1942年10月17日,吉山戰斗打響。縣大隊聞訊從博山的原山趕來,戰斗已經結束。他們便在博山之敵回兵的桃花峪設伏,李念臣將機關槍架在山崖上大石旁的一棵大樹的樹杈上。當敵人的先頭部隊進入伏擊圈后,大隊長一聲令下,復仇的子彈射向敵群。李念臣打紅了眼,絲毫不顧敵人向他射來的子彈。敵人的后續部隊擁上來,迫擊炮開始向山上轟炸。大隊長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在小隊長的拉扯下,李念臣才最后一個撤走。這次伏擊戰,縣大隊以犧牲五人的代價斃敵一百余人,李念臣斃敵二十余人。

吉山戰斗后,掩埋了犧牲的烈士,泰山地委在茶業區重建。時任泰山軍分區司令員的廖容標率領泰山軍分區部隊,在這里進行短期休整。廖容標找來縣大隊隊長說:“聽說你隊里有一位機槍手,名叫李念臣,身手敏捷,作戰勇猛,能不能讓他到我的警衛連來?”大隊長說:“廖司令要人,哪能不給,李念臣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殺敵能手,到正規部隊更能發揮他的作用。”于是,李念臣成為軍分區警衛連一排三班班長。

1943年3月的一天,廖容標帶領警衛連一排到羊里、大王莊一帶檢查抗日工作。不知日偽軍從哪兒得到的消息,口鎮、寨里鎮出動大批日偽軍,向警衛排所在的劉陳村撲來。警衛排一班掩護廖容標向大王莊方向撤退,二班三班阻擊來敵。李念臣帶領三班借助村頭的殘墻斷壁、大樹,阻擊從東面撲來的口鎮之敵。機關槍的威力有效減緩了敵人的進攻速度。面對強敵猛烈的反撲,李念臣命令戰士們撤進村里。十幾人分成兩組在街巷里與敵人展開了麻雀戰,在村子里轉來轉去,敵人大部隊和重武器的優勢無法發揮。這時二班也把西面來敵引進村里,兩個班合兵一處,向村北突圍而去。等敵人從村里追出來,他們早已消失在村北的樹林中。

寧死不當俘虜

1943年6月,軍分區和地委機關在房干村休整。一天下午,山頭和村口放哨的戰士發現大批日偽軍向村里撲來,立刻鳴槍報警。廖容標分析敵情后,命令部隊向西轉移。從東、南方向撲來的日偽軍合兵一處,緊隨其后追來。廖容標率眾爬上西山,命令警衛連在山頭上借助山石樹木阻擊敵人,所有機關人員繼續西行,北折進入章丘垛莊地界。敵人向山頭發起瘋狂進攻。李念臣抱著機關槍向爬上山來的敵人快速掃射,哪里的敵人密集,他就跑到哪里的有效位置射擊,一個個日偽軍倒在他的槍下。警衛連頑強的阻擊使敵軍幾次沖鋒都未能成功。敵軍調來了迫擊炮向山頭猛轟。為了減少傷亡,連長命令一排阻擊、二排三排撤離,等二排三排進入安全地帶,一排隨機而退。炮火一停,敵人向山頭撲來。李念臣把機關槍的威力發揮到極致,他不停地變換方位向敵軍掃射。戰士們將手榴彈投向敵群,趁敵人臥地慌亂之時,排長下令翻山撤退。

敵人很快爬上山梁向山下追來。當警衛連一排指戰員跑到一片開闊地時,排長命令三個班分頭向北、西北、西三個方向撤離,以分散敵人。李念臣帶領三班向西飛奔,跑了半個時辰,敵人還是窮追不舍。當跑上一座高山頂時,他們發現山的南、西、北全是懸崖峭壁。他們只好調頭向追上山來的大批敵人射擊,可子彈很快就打光了。李念臣對11位戰友大聲喊道:“我們寧死不當俘虜!一路上殺了不少鬼子也夠本了,現在是我們為國盡忠的時候了!”他帶領戰友們來到懸崖頂上,把槍扔下山去,第一個縱身跳了下去,戰友們緊隨從不同的方位紛紛跳下山崖。日偽軍看到這場景驚呆了,好一會兒才醒過神來,只好朝山下放了幾槍,原路返回。

山崖下,李念臣慢慢蘇醒了過來。他想站起來,可雙腿疼痛難忍用不上勁。左臂更是痛徹心扉,用右手一摸,發現左臂的骨頭斷了。清醒了好一會兒,突然聽到身邊傳來痛苦的呻吟聲,李念臣右手撐地爬到左邊,驚喜地發現副班長陳亮也還活著,只是右腿摔斷了,兩個人相視一笑。這時,戰士王山從山的北面一瘸一拐地走來,見到兩位班長還活著,他高興地哭起來:“班長,你們還活著!”李念臣問:“你咋好好的呢?”“俺被山半腰的樹枝擋住了,好半天才摸索下山來。”“你快轉轉,看還有沒有活著的。”王山轉到山南,發現還有三位戰友活著,但都受了重傷。這時天黑了下來,李念臣讓王山把戰友們都集中在一起,用自己的衣服把能包扎的傷口幫戰友簡單處理一下。李念臣對王山說:“你趕緊去找部隊,估計在章丘垛莊一帶,離這里也就二十幾里地。找到連長讓他連夜派人來,來得越晚重傷員的危險就越大。這里有我和陳亮照應著,辛苦你了。”

雖然是六月的天氣,但山上到了半夜還是有些涼意。傷痛和饑餓折磨著這五個重傷的人,可他們還是感到很幸運。李念臣為了振奮戰友的精神,給他們講小時候要飯被狗追的事。

后半夜,王山領著救援的人摸上山來,同來的衛生員檢查了五個人的傷勢,大都沒有生命危險。救援隊連夜將五人送往設在垛莊的戰地醫院。

日偽軍連續在大王莊、鹿野及垛莊一帶搜索、“掃蕩”。為安全起見,八路軍傷病員被轉移到劉白楊村的第二戰地醫院。

李念臣被安排在一劉姓人家養傷。一天中午,母親突然來到劉家,李念臣又驚又喜。母親坐在炕沿上,用手輕輕撫摸著他的左臂,又摸摸他的右腿,淚水噗噗地落下來。他笑著說:“娘,這點傷算個啥,您兒子命大著呢,您放心就是了。”“念臣啊,娘知道你從小就是個硬漢子,鄉親們都說你是抗日英雄,娘為你感到高興,可戰場上槍子不長眼,你還是小心點,你是娘的依靠啊,娘不能沒有你……”“娘,兒向您保證,我一定好好活著,閻王爺不敢收我這個搗蛋蟲呢。”他把話題一轉:“娘,您是咋知道我在這里呢?”娘指著站在一旁的房東大娘說:“這是你表大娘,是俺姑奶奶家表嫂,她跑去高白楊告訴我你在這里。”李念臣對表大娘說:“大娘,原來咱是親戚啊,這幾天多虧了您照顧,讓您受累了。”“大侄子,聽醫院的傷員說你是個大英雄,一個人殺了不少鬼子,你可為咱白楊峪的人爭了光啊。”

李念臣在劉白楊村待了近三個月,還沒等傷完全養好,便急著返回了部隊。返回部隊的李念臣,連續參加了徂徠山、斗溜峰、西房山、埠村、文祖、口鎮等戰斗,每次戰斗他都沖鋒在前,發揮著機關槍的最大殺傷力,殺敵無數。

說服老鄉投誠助力開封解放

1945年11月,李念臣所在的魯中軍區第4師參加了津浦路戰役,協同兄弟部隊打破國民黨軍自徐州沿津浦路北進華北、東北的計劃,先后攻占了淄川、博山,并一舉解放膠濟線西段的重地張店、周村,使魯中、渤海兩解放區連成一片。

1946年6月,全面內戰爆發。12月,魯中軍區參加魯南戰役,與兄弟部隊配合,全殲國民黨軍第一快速縱隊。1947年2月,魯中軍區主力部隊整編為華東野戰軍第八縱隊,第4師編為第22師。八縱成立后參加的第一個大戰役便是萊蕪戰役。李念臣所在的22師在萊蕪和莊與敵展開燕子山制高點爭奪戰。李念臣端著機關槍,三上燕子山,每次都殺開一條血路。這次戰斗,八縱全殲敵77師。緊接著與兄弟部隊配合,在張家洼一帶全殲李仙洲集團,22師生俘李仙洲。

1947年5月,八縱參加孟良崮戰役。6月,參加沂源阻擊戰。7月出津浦線,轉戰魯西南,參加沙土集戰役和土山集戰斗。9月,進軍豫皖蘇邊區,連克通許、撫溝、周口、陳留、朱仙鎮。11月,參加隴海的鐵路破襲戰,連克野雞崗、曲黃車站。1948年2月,參加平漢線破擊戰。3月,參加洛陽戰役,攻克許昌。同年6月解放開封的戰役打響。

此時的李念臣已是八縱22師65團偵察連一名偵察排長了。他奉命在圍城前與兩名戰友化裝進城偵察,利用三天時間了解了敵人的火力布署。準備出城時,在一小飯館里遭遇一名國軍營長的盤查。李念臣不慌不忙,對答如流。國軍營長問他:“聽口音你是山東人,聽說共軍八縱在城南準備攻城,你該不是八縱派來的探子吧?”李念臣回答:“山東人無處不在,聽口音長官也是山東人吧?我是山東萊蕪人,前幾天來做花椒買賣,哪想到碰上了打仗,不知老鄉能不能幫幫忙?”那國軍營長上前一步,露出喜悅的表情:“太巧了,我也是萊蕪人,不知老弟是萊蕪哪個地方的?”“我是茶業區白楊峪的,長官是哪里的?”“我是雪野區上游村人,離你那兒不過二十里地,這可真是碰上地道的老鄉了。”李念臣說:“我姓李,不知老鄉如何稱呼?”“我姓劉,當兵十幾年了,好不容易混了個營長。現在是非常時期,沒有證件很難出城,你們先到我家住一晚,我想辦法幫你們出城,有人問起你就說是我表弟。”

李念臣三人在劉營長家里吃了一頓飽飯。交談中,李念臣發現劉營長唉聲嘆氣,對內戰極為反感,對自己的前途和家人的安全十分擔憂。李念臣思慮再三,大膽地向劉營長講明了自己的身份。他說:“看在老鄉的份上,你又是個實誠人,我不和你說清楚對不住我的良心,更對不住‘老鄉’這倆字。眼下的局勢你應該明白,國軍大勢已去,解放全中國已指日可待。你只有投向人民這一邊,才是唯一的出路。”劉營長說:“感謝兄弟對我的關愛,可我如何做才算投誠呢?”“明后天,解放開封的戰役就要打響,我華東野戰軍第八縱隊,負責攻打南門,到時你可在南門舉行起義,攪亂敵人的防御。這樣我軍攻城就容易多了,敵我雙方可減少大量的傷亡。”“我營正好在南門西邊布防,你說的方法可行。我手下的三個連長跟我都是拜把子兄弟,但他們對形勢都有顧慮,你能不能直接和他們說道說道?”

當下,劉營長派親兵將三位連長請來,向他們介紹了李念臣的真實身份。李念臣向他們分析了形勢,講明只要陣前起義,愿意參加解放軍的可直接編入部隊,愿意回家種地的發給路費,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他們都表示贊同。大家商定到時以開始攻城的三顆信號彈為號,待我軍炸開城門時隨即反戈,里應外合。

當晚劉營長帶領李念臣三人來到自己防守的城墻上,用繩索將三人送出城。第二天,八縱掃清開封外圍。第三天,23師69團主攻南大門。突擊隊炸開大門,部隊蜂擁而入,但遭受敵人瘋狂阻擊。正在此時,劉營長帶領弟兄們從守敵側翼開火,敵人陣腳大亂,我軍順利向縱深挺進。李念臣所在的65團強攻硬打,奪下龍亭,為開封之戰畫上了圓滿的句號。李念臣榮立二等功。

開封戰役后,八縱將士不顧連續作戰的疲勞和傷亡,又參加了濟南戰役。1948年11月6日,淮海戰役打響。李念臣所在的偵察排深入敵后,歷盡千辛萬苦,出色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偵察任務。頻繁的戰役,偵察排減員嚴重。

新配置的排都是從國民黨部隊解放過來的,這樣,這個排便不再擔負偵察任務,成為前線戰斗部隊。在攻打碾莊時,一個滿臉麻子的改編過來的國民黨軍班長,鼓動士兵重投敵軍,被李念臣及時發現,當場擊斃,穩定了軍心。淮海戰役結束時,李念臣所在的營只剩下4名指戰員。

1949年2月,八縱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6軍,22師整編為76師。上級安排李念臣重新帶領一個機槍排,參加渡江戰役,主要任務是護送部隊和重要物資過江。他們冒著槍林彈雨六次過江,炮彈爆炸掀起十幾米的巨浪,眾多戰友血染長江,尸沉江底。他們不知喝了多少江水,以英勇無畏的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上級交給的任務。渡江戰役結束后,26軍直撲大上海。李念臣所在的76師連接民船40余只,沿蘇州河浩蕩東進。一路奪下嘉定、國際無線電臺、大場、夏茹、江灣機場,從蘇州河北側沖入上海市區。

5月26日上海戰役結束,26軍同20軍、27軍一起擔負起警備上海的任務。李念臣在這次戰役中,沖鋒在前,端著機關槍如入無人之境,再次榮立個人二等功、集體二等功,同時被任命為上海黃浦路守備連連長。(通訊員 陳業冰 記者 陳巨慧)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大数据前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