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陳云巧借“旁觀者”第一個向世界報道紅軍長征

網站編輯:時間:2016-11-24 10:58:54作者:來源:《中國國防報》

字號:T1 T2 T3 T4

在中共黨史上,紅軍將士口述親歷長征歷程的最早文字報道目前所知道的是1936年3月在國外公開發表的“廉臣”所作《隨軍西行見聞錄》。它比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撰寫的《紅星照耀中國》出版時間還要早一年多。那么這位叫“廉臣”的作者究竟是何人呢?他就是黨和國家重要領導人之一的陳云。

抗日戰爭時期陳云在延安

陳云在赴蘇前假托國民黨軍醫之口寫下了《隨軍西行見聞錄》

陳云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之一,在20世紀30年代初即是中共中央政治局6成員之一。長征前夕,他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紅5軍團中央代表,隨紅5軍團踏上了漫漫長征路。長征途中,陳云還先后擔任軍委縱隊政委、渡河(指金沙江)司令部政委等職。

1935年5月29日,中央紅軍攻占瀘定橋。5月30日,紅軍繼續向北進擊。中共中央在瀘定城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紅軍經雪山繼續北進,與紅4方面軍會師,并決定派陳云去上海恢復白區黨組織和同共產國際的聯系。此時,長征中的中共中央和上海中央局及共產國際的聯系已經中斷。

6月上旬,陳云奉命從四川省天全縣靈關殿離開長征隊伍,作為中央代表去上海,領導恢復和開展黨在白區的秘密工作。陳云于6月中旬通過各種關系輾轉來到成都、重慶,又只身乘船于7月到達上海。

此時的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已連續4次遭受嚴重破壞。經潘漢年聯絡,陳云終于與上海局和共產國際派來的人取得了聯系。但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認為陳云很難在上海立足,指示他和潘漢年都去蘇聯。潘先行一步去了莫斯科。

8月,正值上海酷暑季節,陳云在赴蘇前的這些日子里,準備要向共產國際作一個報告。他回顧剛剛經歷的長征,寫下了追述紅軍長征的文字,這就是此后整理成文并署名發表的《隨軍西行見聞錄》。

在這篇文章中,陳云假托一個被紅軍俘虜的國民黨軍醫之口,詳細生動地記述了中央紅軍從江西出發,行至西康省與四川省交界的天全、蘆山期間的傳奇經歷,以“旁觀者”的身份,盛贊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紅軍領袖。文章之所以用化名和假托軍醫身份,并在文章中回避了蔣介石的名字等,很可能是陳云考慮到了如何在國內應付國民黨軍警的盤查,以便將此文順利帶出國境。至于說是為了發表,那應當是數月后才考慮的事。

陳云向共產國際所作的關于長征的報告直到半個多世紀后才被發現

在當時,陳云把這份文稿看得很重。他到莫斯科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向共產國際的領導人匯報文稿中的內容。9月上旬,陳云奉命離滬赴蘇,參加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工作。陳云同陳潭秋、曾山等人一起,秘密登上一艘蘇聯貨輪抵達海參崴,又從海參崴換乘火車赴莫斯科。《隨軍西行見聞錄》的底稿也被帶到了蘇聯。

10月,陳云向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報告了中共中央和中央紅軍主力部隊向西北轉移及遵義會議的有關情況。

史學界以往對陳云在1935年6月從長征途中的大渡河抽身離開紅軍隊伍赴莫斯科的情況,應當說比較清楚的,然而對陳云是如何向共產國際報告中共和紅軍情況的,報告的具體內容又是什么,多年來卻一直沒有找到文獻記載。1996年,我國駐俄使館的工作人員受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委托,在俄羅斯社會科學院遠東所的協助下,終于找到了1935年10月15日陳云向共產國際報告中央紅軍長征和遵義會議情況的俄文記錄稿。這就是標題為《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會議(1935年10月15日)史平同志的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史平”是當時陳云在莫斯科的化名。

新發現的這份俄文記錄稿弄清了陳云在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報告的具體內容。他主要是報告了紅1方面軍長征的前期情況,也就是自1934年10月到1935年6月紅1方面軍翻越大雪山與紅4方面軍會師之前的情況。報告講述了中央紅軍長征在前期的經過、所取得的勝利以及勝利的原因,并分析了紅軍長征前夕所犯的錯誤。這份報告成為中國共產黨人向共產國際所作的第一個關于長征的報告。

陳云寫的《隨軍西行見聞錄》于1936年3月在法國公開發表

陳云向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所作的《報告》首先以聲音的形式傳播于異國土地,但在當時聽講的人很少,講話記錄稿也很快被存封進檔案庫。稍后,雖然有人根據《報告》整理的《英勇的西征》文章發表,然而《報告》的全部內容并沒有傳播開來。在那時,陳云記述紅軍長征的“全本”真正公諸于世,還是他在上海時所撰寫的《隨軍西行見聞錄》,于1936年3月首次發表于中共在法國巴黎主辦的《全民月刊》雜志創刊號上,相繼連載,署名“廉臣”。

可以說,《隨軍西行見聞錄》是一部比美國記者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報道紅軍長征至少早一年的長征口述史。(1936年底1937年初,斯諾在上海《密勒氏評論報》、《大美晚報》和北平的《民主》雜志等英文報刊上連載發表了30余篇訪問陜北的一組報道,1937年3月在北平出版《外國記者西北印象記》。1937年10月英國戈蘭茨公司出版《紅星照耀中國》。1938年2月中譯本《紅星照耀中國》即《西行漫記》在上海出版發行。)

1936年7月,《隨軍西行見聞錄》在蘇聯莫斯科出版單行本,很快又傳到國內,在國民黨統治區廣為流傳,成為最早向外界介紹紅軍長征和紅軍領袖的書籍。因此陳云成為第一個向世界報道紅軍長征的中國人。

陳云巧借軍醫“廉臣”之見聞,寫出紅軍領袖真實面貌

為了便于在國民黨統治區廣為流行,陳云發表《隨軍西行見聞錄》時,不僅用假托的筆法來寫,而且署了一個鮮為人知的筆名“廉臣”。開篇稱,作者“廉臣”先生是一位國民黨部隊的軍醫,“服務于南京軍者4年,前年隨南京軍59師于江西東黃陂之役,被俘于紅軍。被俘之初,自思絕無生還之望,但自被押解至紅色區域后方之瑞金后,因我系軍醫,押于赤軍衛生部。赤軍衛生部長賀誠親自(與我)談話。當時因赤軍中軍醫甚少,他們要我在赤軍醫院服務,并稱愿照59師之月薪,且每月還可寄回60元安家費。我系被俘之身,何能自主,唯赤軍尚有信用,除每月支薪外,即每月之安家費,亦曾得著家母回信按月收到。自此以后,我幾次被遣至石城之赤軍預備醫院,時而調回瑞金之衛生部。”

陳云在這么一大套假托之詞后,便描述他以軍醫身份,如何為毛澤東、朱德治病,寫道:“這些名聞全國的赤色要人,我初以為兇暴異常,豈知一見之后,大出意外。毛澤東似乎一介書生,常衣灰布學生裝,暇時手執唐詩,極善詞令。我為之診病時,招待極謙。朱德則一望而知為武人,年將50,身衣灰布軍裝,雖患瘧疾,但仍力疾辦公,狀甚忙碌。我入室為之診病時,(他)仍在執筆批閱軍報,見到我,方擱筆,人亦和氣,且言談間毫無傲慢。這兩個赤軍領袖人物實與我未見時之想象,完全不同。”

陳云極為巧妙地借軍醫“廉臣”之見聞,寫出了當時被國民黨稱為“赤匪”的紅軍及其領袖的真實面貌,描述道:“赤軍之作戰方法常以出奇制勝,此均為毛澤東、朱德之特長。故在赤軍中,毛澤東有諸葛亮之稱。”“赤軍軍官之日常生活真是與兵士同甘苦。上至總司令下至兵士,飯食一律平等。赤軍軍官所穿之衣服與兵士相同,故朱德有‘火夫頭’之稱。不知者不識誰為軍長,誰為師長。”“赤軍領袖自毛澤東、朱德起,從無一人有小老婆者。赤軍軍官既不賭博,又不抽大煙。赤軍軍官未聞有貪污及克扣軍需者。”“我覺得毛澤東、朱德非但是人才,而且為不可多得之天才。因為沒有如此才干者,不能做成這樣大的事業。”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大数据前景分析